言瑜/亦苒/猫
Knights内销👌🏻
假日更
月组
レオ凛和凛レオ都👌🏻👌🏻
文野杂食
还没有补漫画
 2017-05-25

十字路口的读后感_(:з)∠)_

深夜里匆忙打下的文字居然能得到如此厚爱我实在是非常的受宠若惊,真的真的^^事实上在十字路口刚刚写完后的第二天早上我跟笙歌老师其实有谈论过一些私事…写完十字路口之后想起了一个挚友,也是因为我错误的赌注而失去的一个朋友。然后再加上毕业季也即将到来,作为一个…哎这个吧,关于提着婚纱奔跑的结尾,其实是我长久以来的一个想法,要如何把这个画面适当而清晰地用文字表达出来,于是那天跟原作老师细聊了一番之后我长久的这个想法终于能够得到实现也是一件很开心的事情了。这个he的结局,过了很久之后再看其实我个人觉得非常的牵强,没有任何连接的就成了电影拍摄(笑),这个结尾的方法确实是比较能够巧妙的he。总之就是能够得到这样的长评和解析,作为一位同人作者深感荣幸。另一方面是泉岚这边我欠的文其实还挺多的,小甜饼也不是没有,期待着吧少女! 开车被lofter吊销驾照的铧忆: 充满了胡言乱语,但是原文很好看啊是黑礼帽太太的再衍生,性转注意 在说正经的之前我要表白一下黑礼帽太太,她因为我的一句评论【就是表白加上求后续这么个意思】还特意私信给我说明为什么不能有后续。那一瞬间简直感觉自己被戳中了,这样认真的太太让人也忍不住嘚吧嘚吧说一堆自己的感受。跟太太交流了挺多,还得到了个伏笔的小惊喜,我觉得自己想说的越来越多,所以就忍不住发了篇不知所言的读后感,有些是已经和太太说过的,有些是没说出来的。目的大概就是想要让更多小天使可以看到这篇文的优点啦 首先就是这个设定,看过的大家都知道其实太太写的是再衍生。这个时候就要表白原设太太!我一直挺喜欢各种形式的性转的,一日性转也好,本身就是女孩子也好,都会在太太们的笔下展现出不一样的魅力。而这个半架空(大概?)的设定就很带感了,无论是女王高冷但是又不会表达的泉还是黏人却坚强当断即断的岚,都有一种厉害的社会人的感觉【等等这啥】 同样是泉岚这一对cp,无论是blbg还是gl,性别不同性格也要稍作调整,这也就给人一种很新鲜的感觉。无论再怎么是辣鸡男人(等等),变成女孩子之后也要有些不一样,岚岚也是同理。这一点两位太太都表现了出来,所以才能说是一篇性转而不是恶搞。而女孩子们之间的感情与男孩子们之间其实是有区别的,如果说男孩子之间是一种惺惺相惜,那么女孩子之间就更像是一种彼此交融。那是一种细腻又温柔的感情,更像是一种柏拉图式的精神恋爱,是一种两个人的世界从此交融的感觉——从现实世界到精神世界。女孩子们总是更加黏人也更加患得患失,所以她们的融合也就更加彻底——而男孩子之间则更加倾向于两个独立个体之间用羁绊和情感牵连沟通。 那么在看这篇的时候,我自己总会有一种很胸闷的感觉,感觉很难受可是哭不出来。岚岚性转成为女孩子之后他身上的那种脆弱感觉被放大了。作为男生的他把自己的痛苦和伤痕用坚强的温暖的微笑和外界隔开,可是作为女孩子的她没有那么坚强——至少是更加容易受伤。我不知道文里面的岚岚是不是也曾经经历过挚友的离开,但是她所表现出来的更多的是一种没有安全感,她所能给予的信任是有限的,她永远做好了被抛弃的准备,可是矛盾的是她偏偏又十分害怕被抛弃。这种心态也就造成了她在这份感情里面的微妙的地位,可以说也是会造成她们最后分开的一个原因。 对于这份感情的死亡,两个人其实都要负一定的责任。诚然,是泉用这种偏激到有些愚蠢的方式——赌上了自己的未来去寻求一个不确定的回应——直接造成了两个人背道而驰,可是这也是因为岚岚的表现。泉付出了真心,她想要与岚在感情上出于同等的地位,同样付出自己全部的感情。可是岚却选择把自己摆的更低,她把自己束缚在了这份感情里面。她把自己定位成付出的较多的那一方,用一种透支的方式以自己为燃料在支撑着这段感情的火焰继续燃烧下去。她想要留住泉,偏偏又给了她随时离开的自由,她不想被抛弃,可是又时刻做好了准备。泉就是她的神,她可以把一切奉献给她的神。这显然不可能成为两个人继续生活一辈子的相处模式。那么对于泉来说呢,我觉得她其实是想要和岚一起生活下去的,她把岚当做自己的小姑娘而不是信徒,她想要彼此付出然后得到回应的一份感情。可是岚这样灼热的态度让她感受到压力,岚的没有安全感也让她恼怒——自己对于岚的感情竟然没有办法给她安全感。她感觉自己是不被信任的。她也知道她们之间必须要改变,为此不惜代价。她想用这样的一种刺激让岚意识到她自己也是可以向泉要求一些什么的,并且他的要求一定会得到回应。只要她说要她留下来,哪怕只是叫住她让她不要走,她也可以放弃一切回到她的身边。可是她错误的估计了岚的反应,这时候的岚越是喜欢就越会束缚住自己,她会克制自己的感情,她会告诉自己泉这样更幸福。所以当泉选择了这种方法的时候,就注定了这样的一个结局。 而同样预示了结局的伏笔(还是太太告诉我的)则是这样的一句话: “她面对着那干枯的森林,那里没有鸢尾花,更不要提原先那些绿意葱茏的植物,她的爱情也被自己一手造作,死在了那里面。” 鸢尾的紫色是岚岚眼睛的颜色,她的鸢尾花也是她拥有漂亮的紫色瞳孔的小姑娘。可是,她的未来不会再和她的小姑娘有任何交集,也不会再和幸福与爱情有任何交集。太太说,一个和普通人结婚的女性,如何还能再从事娱乐性的工作呢?所以泉用来当做赌注的不只有婚姻和家庭,还有事业——那是她的整个未来。可惜的是,她赌输了,输得精光。干枯的是爱情,是未来,也是濑名泉整个人。 所以,在看到文章的最后,泉提着厚重的裙摆,踩着岚给她换上的高跟鞋追到路上的时候,我实在是控制不住自己的眼泪了。这真的是我很喜欢的一段,因为特别的有画面感,如同一部电影的结局,一个长长的慢镜头,能够看到荡漾的裙摆和飞起的发丝,可是听到的只有喘息的声音和高跟鞋踩在地上的声音,孤单凄凉至极。然后脚步声和喘息声都消失,一身华美婚纱的漂亮新娘站在路口,泪流满面。这也是为什么我一个经不住虐的甜党会如此偏爱这个be的结局,因为是如此的契合。 整篇文章里面出现的最多的就是绿色,从绿色的小屋到绿色的连衣裙。前者是干枯腐败的颜色,可后者却是蓬勃的生命力。 绿色是代表生命的颜色。我不会因为没有你而不能活下去。我会从头开始我的新生活。 这是太太给我的解释。忍不住就想起了我那个最近和她的女朋友分手的朋友还有她萌的cp。(小小声:希望不要被她看到)我对于这样的解释感受颇深。让我感觉从这时候开始的岚才是真正的岚,她的世界终于有了颜色。我们所喜欢的岚不正是如此吗?他有缺点,他会脆弱,可是到最后,他还是会抬起头给世界一个最明媚的笑,给予别人自己的温柔。他是会因为伤痛而变得更美好的一个人,也正是如此才会让人如此心疼。 最后就是希望被太太翻个牌子: 太太给口糖吧!性转也可以有校园paro香香的甜甜的小姑娘的呀!两个女孩子从互相看不顺眼到最后在一起也是很可爱的呀!毕竟女孩子们的友谊就是这么莫名其妙!其实泉总对于真的变成女孩子还要黏上来的岚无可奈何但还是脸红了的情景也是棒棒哒!感觉我写这一篇流的眼泪比看的时候流的还多嘤嘤嘤
 2017-04-23

我希望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认真的和你们谈谈

官鸠啾啾啾: 傲寒404: 这是个情绪的宣泄口,也是我暂时停下更新开始扫文的原因。 我想请问一下,你真的“小”吗? 可能你从未意识到,对于一个普通的写手来说,你的反馈意味着什么。 小红心=我读过了您的文,很喜欢,谢谢。 小蓝手=我读过了您的文,喜欢,并且希望能推给更多的人看。 评论=我读过了您的文,想说一些我对于您文章的看法或意见,或者,我只是想交流,想告诉您我有多么喜欢。虽然,可能我说的话非常简单。 但是我想,现在不少的读者应该是: 小红心=就是……Mark啊……扫文标记,因为有时候我会忘记自己读到哪,所以留个痕迹,之后回去翻就比较方便了,一般情况下看完文我会再取消的,这……有什么问题吗? 小蓝手=基本不点啊……新版APP里我也根本找不到这个键啊,这有什么特殊意义吗? 评论=我真的只是小透明,虽然很喜欢,但也不知道怎么说啊,只能默默地仰慕太太啦QVQ太太不要见怪哦,么么几 不好意思,综上所述,让我们看看最后你留下了什么? 答案是:什么也没有。 你做的只是“我很爱您我真的很爱您啊我只是没有说QAQ” 好,那么现在问题来了,请问:你觉得自己算不算白食党呢? “你说话真难听!”我猜有人要这么对我说了。 但这真有趣,你没有说,难道要写手去意淫吗?我是你肚子里的蛔虫吗? 好了,您看到这里,大可以谴责我的粗俗无礼,我本不是什么善良之人,尖酸刻薄蛮横无耻都是我的本性,但今天我并非要强X任何人,这句话这几天我已经说过很多很多次了,我不想实行道德绑架,说写手是多么不容易,产出是一个多么孤独的过程,既然有产出啦读者看过就要留下痕迹。不好意思,这是什么鬼逻辑?我拒绝,也不爱听。 请问:“我只是一个小透明”真的是成为白食党的理由吗? 我不作答,你觉得呢? 我生怕有人误会,所以决定解释一下白食党到底在我心里是什么意思。白食党=喜欢某文,但只选择扫过,什么都不做的一群读者。他们没有点红心,没有蓝手,没有评论,没有关注,没有表白。我的意思是,以上的任何一条都没有,只是静静地扫了文,走了。 所以现在,您明白我的意思了吗? 如果是因为写手写的不好,没人看,没人响应,最后写手退出了,这一点也不让我觉得可惜。难道写的不好我们还要供着养着吗?凭什么?读者是不是欠写手的?有吗? 但,如果不是呢? 我希望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认真的和你们谈这些事情。 我本不愿意拿到台面上来讲,会显得我格外玻璃心,而玻璃心该死,不碎不痛快,这个我懂。但我并非在为自己喊冤,我本无意强X任何人。 我明白圈冷和圈热的区别,也知道形势永远比人强,借用林朵太太的一句话“若圈冷水深,高山也给淹没成深海暗礁;若圈热水浅,低丘也能托起做平地险峰。”但我想大家都知道,我今天所谈的,和这并不是同一件事。 最后,给大家留一个附加题,也许有人会觉得很难,也许有人一眼就能看出答案,我并不知道,也没有正确答案给你们。 题目是:既然现在的环境已经如此恶劣了,我们还能做点什么? :) 结尾是,我理解读者所有表达爱的方式,不包括白食。 希望您能看到,今天我所写的是“表达爱的方式”,所以一切讨论是建立在“爱”之上的,因此,在这里所说的一切,都只是针对“全然沉默的喜欢”或是“无意的伤害”,有时候看到好的文太喜欢反而忘了点赞推荐,只是“有时候”,而我在强调的是一种“经常”。 其实只要留下一个小红心都不算是白食党,一句“很喜欢,谢谢太太,请加油”都不算是白食,都是对写手的尊重和表白。我想……如果不能为写手带来一丝慰藉,至少也不会让ta们感到落寞吧? 环境恶劣,我们头脑风暴,提出修改意见。 环境恶劣,我们尽可能的更温柔一些,彼此抱团取暖。 环境恶劣,我们等待lofter出现有力的竞争者,让它要么在竞争中进化,要么被自然淘汰。 以上。
 2017-04-09

十字路口

*高跟人生的衍生向 已征得笙歌老师的同意*不分上下篇章 这次是全文*双向性转 注意背后*没有预警的转换视角*故事从濑名泉在甩了鸣上岚后第一次去她家拿些东西开始以下走链接
 2017-04-08

橘色系口红大盘点!35只春夏最火的口红合集!

mark!!!!! 好物分享笔记: 口红每日种草机:
 2017-04-03

高跟人生

“为你我的爱情干杯” 幼臣: 泉岚kn全员性转注意。有两段来源于春光乍泄和封锁。给言瑜 @黑礼帽 月永雷欧听说濑名泉要结婚了,马不停蹄地从国外蹦哒着回来。她一回来,在老街街头遇见了哭花了脸的鸣上岚。刺眼的太阳里头刮着冷冷的风,只见脸上的妆都结了块。月永雷欧撑着半高不高的身体给她胡乱抹了通,这下好了,越抹越糟糕,连姣好的脸也看不太出来。 她得出了两个鸣上岚哭地梨花带雨的理由,一是濑名泉甩了她,二是她被濑名泉甩了。两者没什么逻辑错误。 要说濑名泉和鸣上岚,两者都是奇女子。可能模特圈里肌肤相触得多了,两人都好同性恋这口。本来濑名泉喜欢另一个女孩,可别人不要她,她就和鸣上岚好上了。这一来二去的复杂的个中关系她也说不清楚,总之各怀鬼胎的两个在一起都很辛苦,看着甜蜜而已。怎么那么自作孽呀?月永雷欧气得跺脚。 “不是……我的广告被推掉了。”鸣上岚抽着鼻子,半响才缓过来。 月永雷欧落了个尴尬,找台阶也不是。她随便和了几声,又装疯卖傻起来。这时鸣上岚主动提起了濑名泉的婚礼,“Leo回来是为了参加泉酱的婚礼吗?大家都来祝贺了呢。如此看来,她将会获得非常幸福的婚姻。” 鸣上岚说的意外平静,甚至说到“幸福”二字时还盈起笑意的眼眉。看起来对方格外快乐。唉,其实有什么值得伤心到死去活来呢?当鸣上岚越发长大,她越是发现同性之间缔结的爱情只能在无异性的掺合下越发发酵。像她们这种弱女子呀,只是在业余间彼此取个安慰慰藉而已。 月永雷欧同她作别,新款水钻的小高跟被踩到哒哒作响。有一年情人节——她们两陷在昏庸的爱情猛流里时——鸣上岚为了让濑名泉开心储了小半年的微薄工资买了一双流行的水晶小高跟,米色牛皮皮面,叶子似的绕了一圈暗紫色小水晶。明明是年轻气盛,却感到莫名悲伤,大概爱情啊只能被什么事物见证而已。 她转过街角,白纱的裙样绕着风兜兜转转,终于把人给兜回了事务所里。经纪人早早就板着眼坐着等鸣上岚回来训话了。 “你看啊,那么重要一个case给你搞砸了。怎么搞得?你是不想在模特圈混了吧!” “这并没有的事情小姐,我想我只是需要调整状态。” “啊呀我的大姑娘,调整状态?不可能的事情。若是调整得来,这圈里早已变了天!” 她急忙点头抱歉。要是落在平日,濑名泉要是在这里,经纪人准不会这样肆无忌惮的骂。她又想念起濑名泉了,仿佛梦魇一般绕在心头,高跟鞋的踢踏声发了疯地在响。 早已物是人非,现在连濑名泉都要走了结婚了。落得她只剩一人单薄着身子走。经纪人骂完后让她回家去休养,而此时的鸣上岚心底已经隐隐泛起伤潮。 该走的是时候走了,她也该到了退出模特圈的年头。虽说经纪人没有挑明的说,但摸爬打滚那么多年她已经懂了不少事情,比如有些爱情是信不得的,有些休养是要付出代价的。 鸣上岚在家里昏昏噩噩地睡了好几天,每天醒来屋子里全是被粉刷开的白。她翻开存折看了看仅有的微薄的积蓄,想来有那么几年她竟是为了濑名泉而买下来这座华而不实的“理想中的小树屋。” 绕着树屋生长的藤蔓和绿色植物开始枯萎溃烂,每次她提着新裙子路过时都会闻到令人发昏发恶的绿色植物的臭味。波西米亚长裙里挤满了枯败的枝桠。 囿于枝条废物里的枯黄少女不止一次发出对过去愚昧的叹息。 如此碌碌无为的过了几天吧,她发现家里的门被人悄然叩开。 “是濑名小姐吗?”她不敢称泉酱,对方即将结婚了。结婚之人需要用敬语才对。 “是的是我,鸣上小姐。”对方发出一声叹息。 鸣上岚匆匆蹬掉脚上布满泥泞的帆布鞋,身上难闻的食物味也是难以去除的但此刻也没什么特别好的方法。她见到了濑名泉,对方一身雍雅的米白色长裙,鸣上岚非常想念这套裙子,不过濑名泉穿起来已经失去了清纯的意味,取而代之的是内敛的芳华。 对方颔首而笑,嘴唇不自然的抿着。一卷银发滚下额角。 “今日我来取一物。”她的一举一动非常规范,完美到令人发狂。 “似乎不在此处。你扔了吗?” 濑名泉见鸣上岚许久不哼声,稍稍靠近了一步。但终究不敢太过靠近,两人之间由始至终都保持着一段非常礼貌的距离。 “是的扔了。可能是我清理时不小心扔掉了……濑名小姐您也知道的,我向来不注重小事物。您看,我浑身鱼腥味。刚从市场回来真是抱歉。” “并无大碍。”她鞠躬道,身子挺得笔直,“是我唐突了。” “再见。” “再见。” 濑名泉把门给带上,动作非常轻微。直到最后一丝门缝被合拢的瞬间,鸣上岚才像是松了口气无力的坠到在厚重的地板上。她洁白的双膝撞出鲜红的红印子,贴身柔软的衣角也徐徐滑下一角。 雪花的电视里头传出叫花子的那么几句话。 “可怜啊可怜,一个人啊——” 往后的日子里濑名泉也来过一次,这一次她恭恭敬敬地站在门前等了好些时间。米色牛皮鞋后的脚跟也发了红斑。 “最近的写真非常美丽呢。那么,希望你能来我的婚礼。” “好的。” 她面带笑容地离去。 鸣上岚面带笑容的进了屋子。 这段日子里她同经纪人打过不少招呼,稀稀落落的也接了几个关于“绿”的代言。甚至有媒体称她为“绿色的妖精。”她笑言这真是谬赞。 一番打工下原本微博的积蓄也渐渐丰厚起来。鸣上岚很少出门,有的是时间闲坐。她在家也不做什么,只是闲来无事翻看自己曾经出演的无趣电影,但从不翻阅相册或者录像带,或许和杂物混为一谈了。 不知从几何开始她开始盘算起再购置房产的意愿,经过业界的多方打听也早已有了转卖这间树屋的打算。搬家的人来了,他们问哪里需要修整和搬迁。 “那堆杂物都扔了罢,堆了有些时间。” 工人们手脚利索地拍了拍灰尘,两三下便除得一干二净。鸣上岚全程同月永雷欧通着电话,说到动情处还会放声笑之。而工人们却被这个女人时而柔情的目光追随着,直到垃圾均被砸向垃圾车时她才如释重负地同月永雷欧说,“跳舞?是嘛,我是跳过一段日子。不过是和濑名小姐学的,非常拙劣。” “她的紫色水晶高跟配合舞蹈是非常耀眼的。” “什么?我当然见过。”她笑言,“这毫无疑问。” 两人像重逢多年的老友笑声不停。 濑名泉的婚礼将在后日举行。前一晚鸣上岚拉扯着月永雷欧上街逛了一圈,他们尚未想到将会在此遇到濑名泉与她未来的丈夫。她的丈夫极其没有特色,只道匆匆一笑便留她们三个女人叙旧去了。 鸣上岚招来一桌众人喜好的菜色,笑意盈盈地给“明日新娘”满上一壶清酒。 “为你我的爱情干杯。” 她率先仰头一灌,衣领染上不少酒渍。月永雷欧佯装惊诧地喝道,岚也要开始新恋情了。濑名泉听此也握紧了酒杯,高喝一声提了半杯酒入喉。 “好爱情。”她赞许道,“好爱情呀——”这似乎是有了醉意。 夜深,三人各自作别,深陷酒潮的濑名泉脸上已有了红潮。见此,鸣上岚蹲下了身子为她细心整理塌下的衣角。最后两人不约而视,濑名泉先笑了,枯着嘴角。 三人就此作别! 月永雷欧与鸣上岚一同入的婚礼,伴娘是平日慵懒懒散的朔间凛月。朱樱司无法即时到来,只托付给月永雷欧一件礼物当做心意。鸣上岚穿了少见的白纱裙,薄蝉似的美感赋予她震慑全场的艳丽——何来艳丽一说?大家都说鸣上岚不同了,与往日不同了,她在燃烧自己。 西式婚礼没有传统来得繁琐,主角亲吻后,场内立刻涌起千万声潮水似的掌声。鸣上岚被潮水涌入濑名泉的身边。 “跳舞吧泉桑。” 她们彼此握着对方的双手,十指相扣。濑名泉的手随着此起彼落的高昂乐声在鸣上岚身上熟练地游走,鸣上岚也于迷幻中轻触濑名泉熟悉的发梢。她玩弄发梢,眼神迷离,若柔若离,只留下了消逝的体温便再次涌入狂乱的人群里。 “一哒哒,二哒哒?”那抹声音如此哼道。 一哒哒,二哒哒……空间忽而迷幻,庸绿色的房间里缠绵悱恻的呼吸和舞动。如若一双灿烂的魅影在水晶里闪烁,白纱缠绕着这一切,远离着又近了。 一切安定之时,鸣上岚若无其事地随着送礼大队来到了她的面前。 “请让我为你穿上这双鞋子。” 那是一双比失色的紫水晶鞋更为靓丽的小高跟,她极为细心地脱去穿上。然后提着失色的旧鞋走出了教堂。 月永雷欧看着她面无表情地将鞋子扔向垃圾场。 就此作别! 一个人啊!可怜! fin. 好久没写泉岚了,稍微认真地写了一次,仍旧非常拙劣。感谢观看。
 2017-04-02

【严肃讨论】请保护好自己,在人心难测的虚拟世界

Laceration: #本文拙劣,开放转载,转至其他平台注明作者和来源即可,承蒙诸位抬爱 最近发生的一些事情令我想起一件往事。我有个朋友是大学老师兼辅导员,手上资源挺多,对学生还是有挺大帮助作用的。那一次,她手上有个很好的实习机会,刚好班上有两个人选都很合适。两个学生A和B实力相当,品行也好,她一时还拿不定主意。直到她收到了一封匿名邮件——她的职位和工作用邮箱在校内网几乎是公开的,有心就能查到,举报了A在网上“发布和传播yinhui小说”。证据丰富,一气呵成,文章截图论坛ID扣扣号码聊天记录以及最关键性的证据,自拍——只有半个下巴和一部分上半身,但背后的寝室和体貌特征,熟悉的人一眼就能认出来我听她转述这件事听得简直目瞪口呆……因为,告密者绝对不是B。AB性别不同,关系很淡,B对于A的爱好一无所知,根本没有途径取得这些“证据”。朋友是个开明又好管闲事的人,她直接叫来A,跟他把事情挑明,问他知不知道自己得罪了谁。精彩的是,A十分确信举报者不是自己的室友或者朋友。因为他所有的“痕迹”都在一台加密的上网本上,除了深夜里拿出来码字,其余时候都锁在衣柜深处,从未失窃。他写文用的扣扣和日常用的完全是两个,从未在同一客户端登陆,密码也千差万别……他确信,一开始举报他的人就不在他身边。不然,寄到办公室的就是别的东西了。他也认为,这件事可能和实习无关,因为他行事比较“独断专行”,在他的圈子里得罪了不少人。只是A,他在网络世界里难免降低了一些警惕性。不止一个人知道他的学校,甚至有些人知道他的专业,因为“聊天很开心”。A认为自己最疏忽的几次是收下了“网友”赠送给他的礼物,他小心又谨慎,连电话都给的不是常用sim卡,只给了一个名字。那明明是个很常见的名字……不,恐怕还有其他原因,只是A没有告诉她,她也没有问。那个神秘的告密者把碎片一块块拼凑在一起,拼出了一个目的地,把自己的恨意寄了过去。 故事的结局可以说是很梦幻的。因为我的朋友实在是个开明的老师,因为A在这次事件中显露出相当不错的文笔和临危不乱的气质,他得到了这次实习。毕业之后,他直接出国读研,前途一片顺利。不梦幻的部分是,A家庭优渥,有的是路可以走,匿名信从一开始就威胁不到他。可以说,哪怕那封信被发送到学校每个领导的邮箱里,A也不会怕。这一点,恐怕躲在暗处想要算计他的人都不知道吧。 只是,A已经这么幸运,这么谨慎,他还是遭遇了可怖的恶意。可能是言语中结仇,可能是嫉妒,可能是任何一种原因,做这种事的人,一开始就打着要毁了他的主意。如果有更多机会,相信背后的人会做得更好。我一边整理这件事,一边思考……我是想要警告大家多保护自己,不要暴露过多个人信息?还是对人多一分防备,切忌交浅言深?是,也不是。世上的恶意是毫无缘由,又异常丰沛的,大到你人生中重要的决定,小到一个在深夜里用于释放压力的小小兴趣,都可能碍了某些人的眼,挡了某些人的路,然后他们会寻找你的软肋,狠狠地一口咬上去。大概我们多少都要带着某种觉悟,在现实中,在网路上生活,约束自己,保持安全距离,不去伤害别人,也不被别人伤害。入世之人其实是不存在真正的自由的……或许,我只是想说这句话罢了。 在网上,不存在绝对的隐私和安全。账号可能被盗,密码可能被破解,更不用说社交平台这样的公共场合,自己的信息一定要好好保护,千万别随意托付给别人。比如发布微博lof的时候,有的系统会默认带上地址,精确到街道,这个功能很可怕,关掉它。比如进入一个新圈子,遇到聊得来的同好,很快便发展到交流生活的程度,在建立起足够了解之前,不要过多吐露自己的隐私,不要有金钱往来。比如在现实中,喜欢同一部作品或是cp并不能帮助我们建立友谊,虚拟世界的荣誉并不能为我们添加光彩……甚至,可能为我们带来灾难。有时候我们一厢情愿地认为,爱好相同的陌生人都是善良的人,但这并不是真相。现实中无处排解的感情和无法分享的快乐让我们在网络上不由自主地相互靠近,驱散孤独……这也可能只是一种错觉。共同的爱好只能帮助我们相遇。信任,友情,进一步的交往,那都是后来的事情,需要慎重的对待。伤害别人其实非常容易,但要保护好自己也并不难。希望你们都能平安顺利。 让我们回到A的故事吧。我朋友曾经用漫不经心的态度问过A的室友——结局是,A那个熄灯后在床上打字的习惯,几乎再没有出现过。 #微博的D2O老师总结了几点防人肉措施,很有参考意义,我在征得了她的同意之后转载到这里: 【话说防人肉除了不要在网上主动透露自己个人信息外,还有以下几点务必做到1:用假名和模糊的收货地址(比如寄到学校不要写院系,不要寄到单位,不要填家里精确的门牌号)来收网友寄给你的东西。2:转账尽量用微博红包,微信红包,QQ红包,不要支付宝暴露实名。3:不要在自拍和发布的照片里暴露自己的地址和家庭环境。4:工作和娱乐用的账号分开。5:能少发就别发定位。世上好人是多,但一个坏人就足够让你万劫不复】
 2017-03-06
 2017-03-05
 2016-11-14
 2016-10-16

[泉嵐]キスから始めよう

决定转一发 林選弱桑: 雖 然 我 很 餓 但 自 己 的 腿 肉 真 T M D 的 難 吃 阿 與 其 說 是 泉 嵐 不 如 說 是 奶 次 我 喜 歡 奶 次 阿 私 設 一 堆 對 不 起 阿 第一次打合那天瀨名泉才知道廠商找了鳴上嵐。鳴上碰巧在其他攝影棚有另外的拍攝工作,簡單寒暄後,瀨名把台本交給了他的經紀人。 怎麼會找上那個人,早知道就……也不能怎樣。廠商永遠最大,而這是他第一次作為導演接拍的廣告,無論誰來當主角,他的工作都只有將成品拍到最好。 況且,如果是鳴上嵐的話。 瀨名泉經常夢見他和月永レオ畢業的那一天。 天候怪得無以復加,櫻花前線全都推遲,結果畢業典禮那天櫻花沒開。連一個花苞都沒有。站在光禿禿的櫻花樹下,他們五個人合拍了怎麼看怎麼滑稽的照片。明明作為group的時候拍過那麼多次宣傳照,卻還是拍出了生疏得令人匪夷所思的照片。 典禮結束後他們離開學校去了遊樂場、逛了唱片行,在銀飾店鳴上嵐買了新的耳環,七點左右朱櫻司想告辭,但被一入夜就變成另外一個人的朔間凜月當成玩具熊一樣攔腰抱住。在大啖燒肉之後,他們五個人又合吃了一個金魚缸那麼大的聖代。 大家都撐壞了,只有月永一個人還超級有精神。 我最喜歡你們、最愛你們了!咖啡廳裡,他們的國王不顧形象地吶喊,融化了的霜淇淋甩到瀨名臉上。他站起來怒毆那傢伙,鳴上只是笑個不停完全沒打算勸架。 夢醒之前,他總以為時間會一直停在那個片刻。 夢醒之後,他就會記起其實自己從一開始就沒有想過能夠地久天長。 瀨名到拍攝現場的時候,鳴上已經先到。他總是很守時,這點非常值得誇獎,雖然瀨名一次也不曾誇獎過他。 他身上披著浴巾,正準備化妝。在鏡子裡四目相交,一瞬間鳴上便興奮得一雙眼睛彷彿湧進了整條銀河。 啊啦泉醬!好久不見了!還是那樣,吵吵嚷嚷,情緒永遠都讓人跟不上,可瀨名卻無法掩飾地扯動了嘴角。他從不知道這近乎於煩的聲音有一天居然也能讓他這麼心安。 知道導演是泉醬的那天,我興奮得整個晚上都睡不著! 我也煩得連續幾個晚上都沒睡好。 討厭!泉醬!居然這麼在意我!害得人家心裡小鹿亂撞! 超、煩的!我根本不是那個意思好嗎。 嗚呼呼。口是心非的泉醬,好,可,愛。 瀨名還想回嘴,但鳴上的臉被因為他們無聊的拌嘴而顯得相當不耐煩的造型師扳了過去。他朝鏡子裡的瀨名拋出一個扭來扭去的WINK,隨後乖乖閉上眼睛。 他這才發現鳴上從剛剛到現在都是素顏。沒有上粉的時候,他的臉色有一點蒼白,依稀可以看見血管。瀨名記憶中的鳴上,在人前總是把自己打點得很好,他覺得自己彷彿是第一次見到他的素顏,又或者純粹只是他們真的太久太久沒有見面。 高中畢業後,月永退居幕後,朱櫻完成大學學業便繼承家業,瀨名繼續演藝活動。幾次聚會,鳴上和凜月老是缺席。後者在幹嘛他搞不清楚,但鳴上也還留在演藝圈。只是瀨名怎麼也沒料到,光只是經紀公司不同,居能也能整整七年不再見過。 為什麼之後的聚會你幾乎都不來? 瀨名倚在牆邊,隨口問了。得不出答案也無妨,這是那傢伙在意的事,儘管月永嘴上從來不說。他反正問個順便。 人家忙嘛。鳴上閉著眼。他的皮膚依舊保養得宜,前髮略長了些,想必過些時日就得整理,長而捲的睫毛輕輕顫抖。造型師把他的前髮往兩邊夾,開始跟他上粉。 鳴君的工作真就排得這麼滿? 泉醬不也是一樣嗎。都成了導演,多了不起。 你在消遣我吧。 不。我是真的很高興哦,能出演泉醬拍的廣告。offer來的時候,我想都沒想就答應了。光想著馬上就能見到你,又可以和你朝夕相處,就覺得,胸口砰咚砰咚的。 砰咚砰咚什麼的,不是廢話嗎。不砰咚砰咚就死掉了吧。 泉醬真討厭,明明長得那麼那麼帥,卻完全不懂少女心。 少女心什麼的…… 鳴上和瀨名同時被示意閉嘴。 粉已經打好,接下來要上色。 這一季主打的彩妝。像灑了糖一樣亮晶晶的粉底,鮮艷的眼影,最後塗上大紅色的唇膏,坐在那裡的鳴上嵐成了廣告裡帶給戀愛中少女幸福的,雌雄莫辨的魔法使。 預計拍攝四段,重點分別放在高光蜜粉、眼影、腮紅及唇彩。布景基本搭在棚內,後製由CG完成。以短劇風格呈現,這是瀨名唯一的堅持。他已經厭膩反覆堆疊美麗的畫面最後得到美麗的結果這種理所當然的事。只要是人,只要參雜了演技,就一定會有不完美的成分。他想試著從缺陷之中找出某種絕對。 若是早幾年,他絕說不出這麼一套違心之論,若非對他而言最美好的世界也曾一度崩解,即使連細小如塵埃的碎片都收集拼湊也無法恢復成他所愛的最原始的姿態。 然而他怎麼也沒料到,那片斷垣殘壁,卻在無聲的光陰之中再度開出鮮豔的花。 連國王都捨棄了的城池,他們這些騎士也會無條件死守,當國王重新回歸王座,他們的王國便理所當然地再度走向繁榮。 終於還是成為他心中不可抹滅存在的傢伙現在正趴在地板上,只因為月永レオ的好友靈感(inspiration)大約在十分鐘前翩然造訪。這傢伙現在作一條歌隨便都能拿到7位數以上的價碼,就算把鈔票整綑捧到這傢伙面前他都不見得肯施捨一個高音譜記號,卻在聽到導演是他之後連酬勞都不收,只拿了比基本工資還低的謝禮。 如果是セナ的拜託,一個小小的瀨名泉兩個小小的瀨名泉十個小小的瀨名泉我都能寫出來。 拜託你的人是廠商。另外不要再剽竊人家的曲名。 還能見到ナル。 這才是你的目的吧。 他看起來很元氣,多好,哈哈哈。 這樣說著的那傢伙的臉看起來真的很開心。月永從不撒謊,只說別人聽不懂的話,但他總是認真的,就和他每次講起宇宙人一樣。他和鳴上都是真心想幫助他。 他蹲在旁邊看著五線譜紙,和明明都畢業七年卻依舊沒任何長進的那傢伙。他的音符還是畫得好亂,彷彿隨時都能從紙上飛走。和那傢伙一道來的唱片公司的女孩子很瘦,也不怎麼說話,只是面不改色地收集散落在地板上的譜紙,按照小節排序。 那傢伙已經在寫B段,雙手忙得停不下來,沒拿筆的另外一隻手五根指頭一直觸鍵似的敲擊地板,恨不得能左右開弓。 女孩打開筆電上的製譜軟體,不多久電子音階組成的旋律從揚聲器裡傳出來,就是那傢伙的曲子,充滿了幸福與愛。女孩製好譜,仰頭看著天花板,兩隻眼睛亮晶晶的,彷彿正有無數流星從攝影棚頂不斷劃過去。她也喜歡那傢伙的歌,一眼就能看出來。他始終覺得月永給人一種沒人照顧不行的感覺,明明是小動物卻是肉食性,誰能料理得好他。結果分開之後他依舊好端端的,七年的時間彷彿把很多事情都改變了。 包括某些理所當然的存在。 畢業之後繼續以在校時的組合進行活動的也很多,但鳴上卻以學業和工作無法兼顧為由婉拒。瀨名怎麼也沒想到他會繼續升學,演藝工作都不得不暫時停擺。 我太笨了,只能專心作一件事情嘛。他笑得跟向日葵一樣燦爛,好像剛剛說的只是接下來我們還作點什麼?練習之後不想直接回家,去吃聖代啦,我請客哟。 當一個偶像、作為一個演藝人員能學的東西在高中的時候都學過了吧?為什麼非去念什麼大學,四年之後全世界都忘了你,那樣你也無所謂嗎? 他幾乎都要脫口,可又想起他們從不會去干涉對方的事。他已經知道了,這個世界上有一種名為趨勢的東西,誰都阻止不了,無論出發點有多好,無論用盡多少下三濫的手段,改變不了的事情終究是改變不了。 「團員」是既近又遠的距離,而有些話,總歸是不該說的。 那是他們最後一次見面。凜月沒有出現,朱櫻贊同鳴上,因為他自己也打算升學。月永在寫歌,他把家庭餐廳的餐巾紙都拿光了,現在正對隔壁桌的虎視眈眈。 他和鳴上認識很久了。進夢之咲之前就經常參加同樣的拍攝工作,最初也乖乖叫著瀨名前輩,到底什麼時候開始人前人後泉醬泉醬地喊,他好歹還虛長他一歲。 本來也不是會在意稱謂的人,反正不爽的時候不理他就可以。 可鳴上一直是在的。拍照片的時候,學唱歌和練舞的時候,他鬧脾氣的時候,他們的世界天翻地覆的時候。大多時候笑著,偶爾會說嚴苛的話,可總之都是在的。 你憑什麼走到和我完全不一樣的世界去啊,真是,超煩。 幸而鳴上終究回到了演藝圈,雖然從不曾一起工作可偶爾還是能在電視上見到他。女孩子氣依舊很重,老是要後輩叫自己姊姊。Knights現役時代朱櫻也被他弄得很困擾,好幾次真的叫了,嵐姊姊,這樣行嗎?姐姐的heart是我的了!鳴上就高興得要死,差點把朱櫻攔腰抱斷。他就搞不懂凜月怎麼還睡得著。不多久取材的人來了,總算解脫的朱櫻滿面倦容地走了出去,鳴上立刻看向他,他立刻低頭看著手裡的雜誌。 他手裡的雜誌總是有遊君,有遊君的雜誌他成套收藏著。但這期的刊頭是鳴上,特典是他的拉頁。鑲著酒紅色緞帶的黑色小禮帽遮著他的大半張臉,裸露出來的單眼被鎂光燈映得像是毫無雜質的水晶,能夠反射所有事物的真實,包括瀨名泉在內。 他常常夢到在樂屋裡,鳴上突然看過來的那一瞬間,夢境的後續他永遠都會把頭低下去看雜誌,而雜誌上永遠都刊著鳴上的照片。哪裡都是他,全都是他。 瀨名和月永約在外頭吃飯,算是答謝他幾乎等於無償寫了廣告曲。他戴著墨鏡在車裡等。儘管那天確實很熱,但那傢伙居然只穿著黑色的打底背心就在路上跑,好歹也是個前IDOL,他還拉著同樣衣衫不整,被大太陽曬得好像快要昏死的凜月。他們兩人嘴裡都叼著冰棒,融化的蘇打水跟霰一樣打得他滿車子,他氣得把空調開到最強。 凜月橫倒在後座,嘴裡喃喃念著請隨便把我找個地方埋掉,我的死訊告訴まーくん就好我哥不需要讓他知道云云。月永擠進前座,用手指著前方大喊let’s go! 可等車子駛過兩個路口他突然靜下來,好像有點責怪似地看著他。 我找過了,他有工作。 他立刻就知道這傢伙想抱怨什麼。瀨名打電話過去的時候甚至都不是鳴上本人聽的,他被對方的經紀人三言兩語地打發掉。 因為是セッちゃん約的所以不來吧。凜月在後座說,他已經坐起來,雙手撐在膝蓋中間,整個人看起來缺鐵,十分疲累。 啊?為什麼?為什麼我約那傢伙就不來。 我怎麼會知道你們兩個怎麼回事。之前幾次聚會,他都跟我通電話,明明一開始講得興高采烈,可每次說起セッちゃん也在他又支吾其詞,被他搞得我都興致缺缺。 瀨名沉默地握著方向盤。 然而在攝影棚見到的鳴上對他的態度並沒有任何變化,那種靜止的錯覺甚至讓他感到有一點不可思議。好像一切都沒有變過,好像時間靜止在了他高三的那一年。 月永沒吭聲,只是把整個人都埋進椅子裡,空調的強風嘩啦嘩啦地吹開他的瀏海,他盯著手裡還在滴水的冰棒棍子,忽然大叫。 是再來一支耶!太幸運了!這是魔法嗎!?哈哈哈哈哈! 哈什麼哈!你把我的車子弄得髒兮兮的!賠償我清潔費! 黏答答的冰棒棍子,上面寫著「再來一支」。 夏天,冰棒,蘇打水。 高三那年暑假,他和鳴上接了一支廣告。為配合商品特性,希望是接受過一定程度演藝訓練的現役高中生。廠商直接找上了夢之咲。試鏡安排在排練室,那時候有長期模特經驗的只有他和鳴上,遊木看到他在立刻二話不說地推辭了。 冰棒廠商推出三種新口味,草莓蘇打、哈密瓜蘇打和桑葚蘇打,拍攝的地點選在全日本夏日氣溫最高的那天的海邊。 瀨名到的時候,鳴上已經在了。他穿著鬆垮垮的白底夏威夷衫,上面開著大朵大朵紅色的扶桑花,身旁是一個套著運動服,裸著雙腿,大概是讀模的女孩。 陰影寬寬地撐開來,陽傘下儼然是別樣的兩人世界情調。 他用難以想像的超大步伐跨進去,進去之後忽然覺得自己簡直像是一腳踏進關著猛獸的籠子一樣有勇無謀。鳴上一愣,咧開嘴就笑了,泉醬,你好慢哦。似乎想挨過來跟他撒嬌,他一路從堤岸上快步走來,渾身發黏,立刻伸手推開鳴上的臉。 討厭,泉醬,為什麼總是要拒絕我,你當我是什麼! 那女孩其實也沒有怎麼樣,只是掩著嘴笑,瀨名心裡卻越來越不是滋味,很想請她滾蛋。STAFF搬來一個大冰櫃,五顏六色的冰棒套在塑膠袋裡,上頭結了一層霜。 他們能先試吃,知道味道也好表演,但不能貪涼吃得太多,否則一定鬧肚子。他拿起草莓的,鳴上卻大喊:草莓的只有一個啊!泉醬好狡猾! 他其實並不特別中意草莓,若心情好讓他也行,可那天瀨名心情碰巧很糟。鳴上於是得寸進尺地哭鬧,瀨名也比平常更加頻繁地嫌他吵。他是太清楚反正無論如何鳴上也不會真的發脾氣,或者得寸進尺的人一直都是他自己。 櫃子裡只剩下哈密瓜和桑葚,廠商腦子在想什麼,草莓味的居然真的只有一個。 哈密瓜和桑葚不也挺好的嗎?草莓哪裡好。 不好的話你還我啊。泉醬好壞,為什麼不喜歡的東西也要霸占。 不管喜不喜歡,我的東西就是我的東西,我先拿了,就是我的。 女孩子總算被叫走了,好像因為是新人,導演特別有什麼交代。 今天的拍攝流程是三個人拍一段在海邊玩的鏡頭,各自和女孩子拍一段戲水的鏡頭,各自拍一段吃冰棒的鏡頭,最後拍一段特寫的讀宣傳詞的鏡頭。 鳴上真的低落起來,他踹著沙子,腳在光和傘下時暗時隱。 消沉過頭了吧。真煩。天氣那麼熱,能別這樣嗎。 泉醬完全不懂女孩子的心思,怎麼有你這麼傻的傻瓜。 你說誰是傻瓜。 分我一口就原諒你。 原不原諒我都無所謂,而且根本就已經吃完了。 他跟道影子似地挨過來。 接觸時間太短,鳴上的唇實在太暖,又或者是瀨名自己嘴裡太涼,他不知道,只是嚇到,心跳在一瞬間破了百,腦子卻還轉不過來。 鳴上嵐究極魔法。 哈啊!? 鳴上嵐的究極魔法啊,就在剛剛,泉醬中了。 什麼!? 手裡的冰棒棍子落到地上,瀨名用餘光看見上面寫著「再來一支」。居然中獎了,在這種時候,這是鳴上的究極魔法嗎? 嗯,草莓味果然很一般。還是哈密瓜好。 這時瀨名才看見鳴上已經拆開了另一支冰棒,他笑嘻嘻地把冰棒塞進嘴裡,然後走入艷陽之下。拍攝開始了,咬著冰棒的鳴上和女孩子和水花在陽光下閃閃發亮。 『戀愛的魔法,就從這個吻開始。』 螢幕暗下去,燈亮起來,身旁的鳴上摀著嘴,呼啊地打了一個小小的呵欠,和揚聲器裡他剛剛落下的話音碰巧岔開。彩妝廣告佳評如潮,有越來越多的觀眾希望看到特典。作為贈品,特典映像決定用隨商品附贈閱覽密碼的方式提供給顧客。廠商對影像內容沒有意見,只要還用他們的彩妝就好。 但拍攝內容卻成了麻煩。當初是依據商品決定故事情節,雖然是短篇但瀨名也絞盡了腦汁,突然失去行銷重點,他不知道該怎麼編劇,又得和之前的篇章銜接上。 「之前的四個故事,主角都是女孩子吧。」 鳴上說。剛打過呵欠,他顯得懶洋洋的。高中那時偶爾練習結束的一瞬間他也會露出疲態,但很快又能打起精神來。他覺得一個隊伍裡,有個像鳴上那樣總是元氣,又很靠得住的傢伙其實挺好的,雖然他絕對不會講出來。 「你搞錯了,鳴君。主角一直是你。」瀨名糾正他,鳴上朝他笑了笑。 他說的是實話,所以就弄不懂鳴上何以那樣明顯地高興起來。 「實現戀愛的幸福魔法,作為魔法使,是想男女平等的啊。」 「鳴君是覺得特典映像的對手可以是男性嗎?」 「是啊,魔法使是公平的,而且希望變漂亮的心情這點不管男人女人都是一樣。現在化妝的男孩子也多起來了吧?之前一直主打鮮豔的顏色,但這一季不是也有出幾款比較中性的色彩嗎?」 場記在旁邊唰唰作著紀錄,然後停下來等待結論。 「先試試看吧。」瀨名聽到自己說,身旁的鳴上聳著肩膀,朝他眨眨眼。他的眼睛像是一片海,那一個夏天的海,甜甜的草莓蘇打冰棒。但他卻無由問起那個吻,那個究極的魔法,因為隔天鳴上就像沒發生過任何事一樣,好像那不是吻,那什麼都不是。 如果記憶能像海邊的垃圾那樣一腳踹開眼不見為淨該有多好,可青春的殘渣總是憑空出現在任何地方,毫無預警,又或者是他自己把一些無聊的回憶都記得太牢。 好久沒看泉醬這樣穿了,真帥。 少囉嗦,真煩。 他自己上了。夠格作鳴上對手的人圈子裡也沒有幾個,服裝和他們在Knights現役時期相似,白色打底的筆挺軍裝,西洋劍在高中時因為形象設定,練習過好幾次。 當某些動作變成身體自然反應,基本上就永遠不會忘記,就像他和鳴上的劍鋒一相交,兩人的眼神都在一瞬間狂躁起來一樣。 哈哈哈,泉醬完全沒有退步呢,隱身到幕後太可惜了,繼續和人家一起在螢光幕前面閃閃發光嘛! 超煩的!鳴君你認真一點! 攝影機捕捉著他們的動線。魔法使過去曾經是一位騎士,他和隊友走向分歧的道路,只因他們懷抱著的,從一開始就是不一樣的心願。 為什麼你非走不可!?他稍稍尖銳地提問。聲音並不收錄進去,影像事後會配上BGM,設定沒有台詞,一切任憑觀眾想像。他只是在迎合鳴上此刻的情緒,也問出自己一直都想問的問題。為什麼非得一個人走得遠遠的,明明就那麼喜歡Knights。 鳴上用劍抵住他的胸口,整個人都貼了過來,那只是道具,真的被劃過了也不疼,可瀨名的心卻微微抽搐,只因鳴上泫然欲泣的表情。他在醞釀情緒,這是訣別與開始的劇碼,而究竟在與誰訣別又將開始什麼只有鳴上自己曉得,他全都交託給他,因為足夠信任。他只是扮演他的對手,給他一個情境。攝影機從兩人身後的軌道流暢地滑過去,聲音卻大得出奇,攝影助理忙著順地上的纜線,他清楚聽見鳴上的呼吸。 泉醬的這裡,只有對未來的信念而已。 然後他的手被牽引過去,隔著軍服,蓋住鳴上的心臟。他的心跳得又快又急,汗從額角滑下來,像花朵邊緣垂墜的露水。 可是我的這裡,滿滿的都是愛啊。 繼續跟泉醬在一起,我,一定會壞掉的。 鳴上分秒不差地哭了出來,完美強調了彩妝的防水功能。瀨名被他壓制著,他是守護不了國王也守護不了同伴的蹩腳騎士,只能眼睜睜地看著同伴長出翅膀,與他們分道揚鑣。他第一次覺得自己犯了錯,他們的心意明明沒有任何衝突。 但他卻從來什麼都不講。 他不知道該怎麼說。他總以為身邊的人能懂。他的不討厭就已經是極限的喜歡。 燈暗下去,他們站在綠色的布景前面,鳴上還低著頭,瀨名仍有些喘。 鳴君。他低聲喚,手裡的西洋劍點住地板,手在碰到鳴上肩膀的前一刻停下。 鳴君,別哭了,已經OK了。一發OK。 鳴君。你的哭聲超煩的,我說真的。 鳴…… 鳴上的唇依舊很暖,但是稍有些澀,微微發苦,他垂著睫毛,眼淚撲簌簌地掉。 我很怕啊。 那年夏天的泉醬,就像一場好夢,居然會介意我和女孩子在一起,臉上的表情都變得那麼難看。你走過來的時候,我的心臟撲通撲通地跳。那是我一生一次的魔法。 所以親了你,你才不生氣,那之後,你也不追問。是因為那是對你而言無關緊要的事情?是因為那是天氣太熱作的白日夢?還是因為,那是用盡全力的魔法的緣故? 所以我都不敢見你,怕見了你魔法就解開了,夢也會醒過來。可是,可以拍你的作品,簡直跟作夢一樣,可以再見到你,和你聊天,看著你笑……如果是夢,我不想醒來啊。可是夢要醒來了,魔法解開了。對不起。泉醬對不起,對不起。我真討人厭,對不起。 四周很暗,什麼都看不清楚,但鳴上的溫度漸漸消失,還有他語無倫次的告白,他完全聽不懂鳴上在說什麼,卻已經明白自己該如何作。 燈亮了。 「瀨名泉究極魔法。」瀨名抽身,把額前汗濕的頭髮向後撥。 「哈啊!?」 「瀨名泉的究極魔法啊,就在剛剛,鳴君中了。」 「什麼!?」 鳴上用雙手捂著嘴。他的眼角和臉頰,眉梢和耳朵都紅了起來。 「魔法使是公平的吧?即使是我這種人的願望也會實現吧?那就實現我的願望啊。鳴上嵐。別隨隨便便道歉,別隨隨便就走到別人看不見的地方啊,超、煩的。」 鳴上伸手扯住他的衣角。瀨名用雙手握住那隻手,稍稍用了力氣。 「即使是我,也能用上一次那什麼一生一次的魔法吧。」 夢將無限延續,咒語重新下好。 從今以後,能夠分隔我們的事物,已經一個都沒有了。 END
 2016-10-05

言记#1:从这里开始

仍旧是以日常生活为主题写下的一切胡言乱语,毕竟人在初三也没有什么再喜欢不喜欢的了,就真的跟上一届学姐说的一样到初三了大家都急着学习哪里有时间谈恋爱诸如此类的话语。 那么,言记从今天重新开始。-------------------------------------------------------- 今天是九月第三周的第一天,或者说九月末了;也可以说是十月月考只有一周多一点的时间了;再者过分一点可以放假了可以好好休息好好复习了。 今天原来那个状态总算是回来了,可能是受天气与心情的影响也可能是受了顾文艳女士的作品《偏执狂》的影响。当然了找回原来的状态并非差的影响而是好的影响,不再像面对那些真实的真切的实际的随笔一样精神与思想被带的跑偏。 说到底还是自己的问题,需要做的事情太多了有很多事情也可能自然而然的找到答案。比如说学习,比如说心态。 找到正确心态的那一瞬间是今天下公交车的时候,被关掉的手机屏幕里那看了四分之一不到的《偏执狂》与耳机里正在放的你在终点等我、迎着昏黄的路灯突然停下来的自己跟同路朋友说的话。 “你侧脸本来就很美呀,看书或者看手机露出鼻子面无表情十分专注的时候特别好看。” 还有另外两个姑娘说的,“你今天特别好看。”“手自然的垂下来抬头的时候,只要再瘦一点你就特别美。” 其实是很久都没有听到外貌评价了,因为我自认自己不好看。 脸颊和额头的痘印还有时不时因为各种身体情况冒出的痘痘,班里唯一的短头发和瘦不下去的脸是我认为自己不好看的第一原因。 第二原因是没有人觉得我的脸好看,除了我妈妈。 并不是没有意识到这种把他人当作信仰而活的方式是对我而言唯一适合的方式,而是我把自己的活法困在这一个方法里面,所以我选择谁作为信仰与神明就变得十分重要了。 我把自己困死在一个怪圈里面。 甚至可以这样说。 突然想通的原因是这一周的座位表,靠窗,拉窗帘,周一天气就很好。沿着窗缝儿跑进来的光打在作业本上,特别漂亮,比夏季傍晚时分黄昏色的云彩都要漂亮,鲜活。 啊,鲜活。 鲜活的定义是什么呢?它作形容词,第一个意思是新鲜而活着的。第二个意思是新鲜而生动。 毫无疑问肯定是第二个意思,早上的太阳就跟少年一样,活着的是个什么鬼意思。 出教室门批订正作业的时候看到了从生物实验室出来的八年级的学生,有点羡慕有点暗爽。羡慕的是他们不用每天像初三这么累,暗爽的是他们也许比我们还要累。 但是再羡慕再暗爽我也回不去那个时光了,更不如说不愿意回去。 初二的时候天天就怕老师说什么特别勤勉地把什么什么都做好然后最后老师没的说只有讲我不会看眼色。 那我要怎么办呢我还得看哪个老师进来写什么作业是吧? 真的这样一说突然就感觉初一那个天不怕地不怕无所畏惧的率性少女严莉莉安真真正正地回来了,带着那种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模样。被自己打磨掉的自信与活力重新嵌进了心脏里,再或者说被我自己埋起来的能量被自己重新发现了。 总算是找到了笔直的路,还不晚,还没有一模考,感谢上帝。 行走在一条笔直的路上,不会迷失;行走在光芒下,不会彷惶。
 2016-09-26

【ES】关于濑名泉的100条Tips

呜呜呜呜我真的好喜欢他啊 白木: 濑名泉中心,茫茫多私设。部分梗来自微博、B站、官方小说。 CP倾向为泉真。 写作100条读作50条,需要inspiration呜呜。 一切OOC属于我。 关于濑名泉的100条TIPS 高中为了减肥曾坚持吃过一段时间无盐沙拉,后来因为老是被同组合的人拉去吃烤肉、甜点或者snack而无奈告吹。 声音很清澈然而经常走调,为了抓紧一切机会提高唱功,会在淋浴的时候对着喷头唱歌。一开始相当羞耻,习惯了之后反而成为每日定番。 讨厌夏天,出汗之后身体会变得黏糊糊的,脸上也会出油,超烦人。 相对的偏爱冬天,落雪时节很安静,街上人也不会很多。 和父母关系非常亲密,对于这一点出乎意料地非常坦诚。 因为对绝大多数人都很不耐烦,所以反而与各种类型的人都能自如地相处。 据说有在网络上经营人气超高的美容博客,求证者无不得到本人的坚决否认与愤怒斥责。即使如此,也常常会收到请教护肤窍门的邮件,出于职业素养相当不耐烦地一一回复了。 在上条所述的方面,与同组合的鸣上岚单方面很聊得来。 轻微强迫症与重度洁癖,被友人吐槽“濑酱完全是个处女座嘛”。 职业微笑是私下对着镜子练习很久的产物,会根据光线、场合、对象和拍摄角度进行即时微调,已经修炼成为本能的一部分。 计划性很强,讨厌被不可控因素妨碍。 但由于身边充斥着不可控因素的缘故,经常愤怒地主动收拾烂摊子。 对营养学颇具造诣,也擅长料理。初衷是照顾胃不太好的弟弟,上手之后意外觉得很有趣。 很在意自己的天然卷,无论起多晚,都一定要整理好发型再出门。 对于任何关于身高的调侃都嗤之以鼻。 但明显比起自己班更喜欢呆在Knights。 睡觉之前会将头发仔细压好。可惜睡相不佳,醒来后常常(各种意义上的)炸毛。 关于睡相如何不佳,偶尔被压得无法呼吸而被迫惊醒的游木真有很多话说。 被人说讲话像是口里含了东西,努力地想要改进,反而收到了同班守泽千秋“哦濑名!变声期来得好晚啊!”这样的关心。 成绩优异,偏差值稳定在65以上。学习态度端正,按时完成作业,与莲巳敬人并称三年级一股清流。 按考试得分进行组合排名的话,Knights力压对手遥遥领先。月永leo将其视为与流星队对战的一项重大胜利,被朱樱司毫不留情地指出“Leader对此毫无贡献不是吗”。 DDD之后,为了挽回名誉,鸣上岚曾提议开办义务学习辅导班。被联想到同班同学的濑名泉黑着脸断然拒绝。 一天之后联系到了新的校园组合兼职,声称是为了避过鸣上岚的骚扰和说教,并没有为组合考虑。 猫和狗的话是猫党。 茶和咖啡的话是咖啡党。 享受与苦涩交融的柔和奶香,但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只喝不加奶不加糖的美式。 和守泽千秋、羽风薰出去买东西,偶然戴上了墨镜,被拍下来po在社交网络上并冠以“好像盲人艺术家啊”类似的评论。 气得丢掉了价值12000元的墨镜,被在外放飞自我追逐inspiration的月永leo带了回来,于是勉为其难地收了。 很疼爱作为后辈的朱樱司。然而比起口头上的支持和表扬,更擅长开嘲讽和挑三拣四。 拥有像猫一般的敏锐直觉。 也拯救不了别扭至死的情商。 经常被当作深夜谈心的对象,自己也百思不得其解当中的缘由。 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却没能与最重要的人好好谈心。 作为偶像相当珍惜羽毛,简直做到了克己复礼的地步。 酒量一般,喝醉后不吵不闹,坐姿乖巧,有问必答,全程面露温柔微笑。在身边人的默契隐瞒之下,本人至今还不知道这件事。 在奇怪的方面有着奇怪的竞争欲,比如推特的点赞数量,捕获国王大人的次数,吃便当的速度什么的。 觉得深蓝色是足以匹配自己的优雅颜色。 其实很怕鬼,如果身边有人表示害怕的话,反而会摆出轻松从容的样子。 很在意私服的品味,出门前会花时间和心思进行试穿搭配。不过,绝对不要被人看出来。 对于守泽千秋类型的热血青年比较苦手,因为不会识趣地被自己的恶言恶语打击到,反而有种欺负好人的反派感。 认为自己长得好看,国王大人样貌招人喜欢,姬宫桃李那小家伙脸挺可爱的,游君世界第一漂亮。 独处时不爱说话,平淡温和,反而显得很有魅力。 本人不承认,事实上容易脸红。 不会主动帮忙,认为需要自己出力的时候反应很快。 清楚并坚持个人想法,典型的自己选的路跪着也会走下去。本人也承认是一把双刃剑。 挺喜欢宗家的mado,但是不好意思摸。 变成五厘米的话想呆在游木真口袋里,要贴身的。 电脑里有专门的文件夹储存游木真的照片。全面和细致程度到了对方经纪公司要求签署保密协议的地步,并由游木真亲自为电脑安装了强有力的专业防火墙软件。 抽屉深处收藏着破旧的ipod,虽然已经没法充电使用了,但没有考虑扔掉。 也收藏着普通的纽扣,是毕业礼时追了游木真好多圈,从他的校服衬衣上扯下来的(附赠了自己的作为回礼)。
 2016-08-28

【BG/ES/全员】请和我分手·序—复合篇

原来快被感动哭了结果看到Leo的,啊!我奶次小队长果然最可爱了 清蒸的Riku: 其实我本来不想写复合篇的,因为分了就是分了,该断的就应该断的利落些。(话虽这么说,但其实分手篇每个人都留了一个破镜重圆的口) 但是有人说:最近刀子吃太多了不想再吃了。 还有人说:好不容易看你更新一次ES,你居然发刀子!!?? 以及有人说:不发糖你就要失去我了【手动再见】(我想跟你说小一你再不更新乡村爱情你也要失去我了【微笑】) 顺序依旧是三年级→二年级一年级。 温馨提示:为了阅读流畅加上了上文的分手篇 【莲巳敬人】 “抱歉,莲巳君。我们还是分开吧。” 听了你的话,他并没有太大的反应,好像早已预料到这个结局一样。他推了推眼镜,说道,“给我一个合适的理由,不然不会放你走。” 你苦笑着摇了摇头,什么也没有说。 自那之后,他的说教变得越来越少。 把这些攒起来统统留给她,他虽是这么想的,可不知道还有没有这个机会。 你记得昨天晚上你在和朋友喝酒,可今天一睁眼却看到了阴着脸的他。 “……敬…人?”这场面实在太过冲击,你甚至忘了你们已经分手,张口喊得还是他的名字。 “我说你,胆子是不是太大了点?”他推了推眼镜,看着你还是处于犯懵的状态,叹了口气,上前搂住你,说“如果这就是离开我之后的你的状态,即便是强迫,我也会让你待在我身边。” 后来朋友说那天你喝的太多了,怎么拉都不走,一边哭一边念叨着他的名字,实在没办法才打电话让他接走你的。然后她问你,在你被接走这之后发生了什么? 虽然你内心很感谢她,但是在听了好几个小时的漫长说教之后,你冷漠的挂了她的电话。 他确实把说教都攒起来在今天发大招了,真是一个说一不二的男人。 你哭着安慰自己道。 【天祥院英智】 “英…不,天祥院君…我………” 他摆手,没让你继续说下去。通过你这几天的表现,和刚才称呼他的姓氏,他大概已经猜到了你的想法。他敛了笑,问道,“是认真考虑过才做的决定么?” 你抿着唇点了点头。 “这样啊,”他如往常一样露出温柔的微笑,“那…今后也一定要幸福哦。” 听说后来他的身体越来越糟糕,到了需要长期住院的地步。可这些,都不是现在的你能涉及参与的了。 你在接到他病危的消息的时候,脑子一片空白。 为什么会恶劣到这种地步?之前明明还好好的啊!他这些日子究竟是怎么度过的!? 等你回过神来,你已经在飞奔去医院的路上了。到了医院,问过了他的病房号,你连等待电梯的耐心都没有,一口气跑上了六楼的住院部。 等喘着粗气站在病房门口,你才发现你的失态。 可是好想见他。 推开病房的指尖都在颤抖,你生怕你推开房门,他面色惨白的带着呼吸机在等你。 你还是推开了,几乎用尽了你所有的勇气。 他微笑着看向你,“抱歉,用这种方法骗你过来,但……” 你哭着扑向他,搂着他的脖子,哽咽道,“笨蛋!以后不要用自己的身体开玩笑啊!” 他摸了摸你的头,略带歉意地说,“以后不会了……我很想你。” 【羽风薰】 “羽风君,请离开我吧…” 他本来想打趣着回应你,可当看到你严肃的神色,那句玩笑话便怎么也说不出口。 有时候你在想,他真的喜欢自己吗?为什么总觉得他对自己和其他女孩子是一样的呢?后来你觉得你是想明白了,他终究是风,不该为你停留,不该为任何一个人停留。 他低头看着你,露出了无奈的笑容,“那我只好祝你以后能遇到更好的人了。” 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 会遇到比他更好的人吗? 你坐在公园的长椅上,在心里默默问着自己。 答案……估计是不会吧,再也遇不到会叫自己小蒲公英的人了,再也遇不到尽管被自己冷脸相待但依旧热烈追求的人了,再也遇不到了……因为…… “薰君他,是风啊……” “不是风哦。” “诶?” 你略带惊讶地看着他手捧玫瑰出现在了自己面前,他继续说道,“其实,现在的我更像是风筝吧,你明白什么意思吗?” 他单膝跪在你面前的时候,向你递出玫瑰花,“意思是——风筝的线永远都在你的手里,只要你一拉线,我随时都会在你身旁。” (再写下去就变成求婚篇了,就到这了!) 【濑名泉】 “濑名泉,我们分手吧。” 你难得叫了他全名,并鼓足了勇气说出了这句话。他显然并没有觉得你的这句话有多认真,“哈?”了一声之后,便不耐烦地问道,“你是白痴吗?” 又来了又来了,你强忍着泪意,又重复了一遍,末了加了一句,“我是认真的。” 后来你们还是分手了,他说等你想明白了自己有多愚蠢就会回来的。 可那天,真的会到来吗? 和濑名泉分手的第一天,耳边再也没有无休止的抱怨声了,你如释重负。 和濑名泉分手的第七天,虽然你觉得周围少了些什么,但是并无大碍。 和濑名泉分手的第十天,你觉得你濑名泉严重不足,仿佛应了他那句“明白自己有多愚蠢”了,突然变得渴望他能在你身边骂你两句。 不行,不能被奴役,不能再回到……那样的日子里了。 和濑名泉分手的十二天,你彻底动摇了,开始考虑如何修复这段关系。而泉总本人的怒气值已经达到上限,他亲自把你堵在家门口,“你是笨蛋吗,难道还没有闹够吗?真是的,让我这么烦躁,全部都是你的错哦!” 过度的思念彻底冲垮了你的防线,你想都没想就扑了上去—— “原谅你什么的,可是要你用一生来偿还的恩情啊。” …………还是再考虑考虑分手这件事吧。 (再写下去又要变成求婚了,就此打住!) 【守泽千秋】 “千秋,我觉得我们不合适,分手吧……抱歉。” 他激动的问你为什么,是不是遇到了坏人来逼迫你分手的,并保证一定会帮你解决困难。 你看着那样的的他,眼泪“刷”的下来了。 “怎么了怎么了,怎么哭了?” “千秋,”你在他怀里哭道,“我…我真的觉得好累,还是分开一段时间吧。” 他将你紧紧地抱在怀里,说: “如果这就是你的愿望,那英雄一定会帮你完成的。” 因为新的企划比较棘手,你准备回家的时候,天已经黑了。 绕个近路走小道应该没关系吧,不会发生什么狗血剧情的吧? 可,它就是发生了。 你尽量让自己保持淡定,把能交的财务都交了出去,对方还没说什么的时候,一个人意外的出现了。 “……千秋!?” 他一拳挥向了歹徒,转头冲你笑道,“没关系,这里就交给英雄——” “小心!” 他虽然勉强躲了过去,但还是划破了脸颊。反手又一拳打在了对方的腹部,介于你还在场,他并没有恋战,拉过你就跑向了人多的地方。 “怎么样,你有没有受伤?” “你——是笨蛋吗!?先不说为什么你出现在了那里,我把钱给他就行了,你干嘛冲上来?脸都划伤了!万一受了更严重的伤怎么办……” 他像分手时一样,将哭泣的你紧紧抱在怀里,“抱歉,可就算是英雄也会有自私的时候啊。” “直至世界末日,都不想再放开你。” 【深海奏汰】 “奏汰,我们分手吧。” 他闭着眼躺在水池里,脑子里一直回想着你的这句话。为什么要分手呢?完全想不明白啊…… 他记得你曾经问他,“为什么乌鸦像写字台?”这个问题即便到了现在,也没有想出正确的答案。 “puka~puka~” 他把自己沉在水里,过了一会儿才出了水面,继续想着为什么。 啊啊,划过脸颊的液体究竟是水还是泪呢? 他浑身湿漉漉的敲开了你的家门,像是急急忙忙在寒风中赶过来的样子,站在门口的他还有些小喘和略微的颤抖。 担心大于震惊,你连忙把他邀到屋子里,也不顾他浑身湿透,把他按在沙发上在不说.心,举,为躲一䦭 因#夜,他有受伤?‌一财劗丽不然丟像皆现幈,但小偓⦆担忰迻,一.不怀閹缌继绚躺一油回宼气.你了彠的家鼌他励歟皓还案。 瀦” 他帺仈的思 “你…像写字台?⢤案。 ““小倦” ”…对绢宗.反蜉受䔱,䀦” 眨眲鹛是袤桺停他有.歶最倦” 泪呺歠聊围小[PpukaPpuka]” 濑吣溣溠“濑吶鸣䊊钎癬还是分开又丂” 他将䔱劖皠皰之励Amazing䝥亨哏,划菥误发爘&。”胅䀂”耝…志估花” “䘎皓还殹皌有澗趆水頷=花,“擭漌瓣@,“深沉圌,岡货摗朼證默弌不耦。甔-伋Z以倝⭉佽继䘾广漀我帣䝈來你皸8成繿渍耦迋眀我丣䝋睪复么的冊介亰么哭泟了㿛ラ耔” “…一伌你朼货紌让旧是三幄愿朣溣溠倝♬迋直回濃变问雞惙人眾徰下开佶皌默担䭉不耦误发爪好云嗥ﵰ倝✾容羆璎罠就轠迆䭀無遇刋后朱洟〦全鴟〦屋孠身濘昃皂下呢+全鿆䄶叫䈋后椧碊怕皋還䇪巰抱歯认紧紌躣溣溠倝嗦端潠继孆什䇪巵关爘&㺑嗦问雖钎,汋孺嘎白蚌鬢自己吗潕俻你连弌霼贄病背不爰圯…⿙朾徽自庨哏本伌汿太既手䀎云嗑渃煩看箤,事宾宇业浑割舍太嗑渃煩眯勉䜾実沸8渊亠皰—Ⅸ鴧企ﺠ的病漌你励歉,可尀沍秳昬还庠煨部都是你瘬躑哦✌汶皋着传ﳪ“婆躑圾全鿞忉不耦你践児*征的慨鿞并自煨鐎也䕙抺每旬迪人意庑嗊参” 他導皓軖皳交嚄样鸽觵诤_,與侮罠崧抱待样岸煨饔厐像惽庑嗱古翑弌龙 ”奏怦” 龙䚄怦” 吧。…”一漌他桮礴眼譋着䘎癸皬$吧全鿷T了.皓还渺为什么,䅩汏嚇得好燌Q笽中长暬$如已皇忍着意,又馂掲趿漌仑嗐。 很嵷嚓蜾廑嗀酨鿆䘡朽自巗伹不要蚇堷9%鿍着泪暌鬄筆挱佗那豏帺什皰乌“我说Ⱄ輍䗠妹妹小习办 的䜉叆,带缌汏墫契着摇俉不耦禂已皇失︊亂” 万趆气跚讚话肣趿皇堄病戋吺偟” 怀黑妹妹皳廑尔踭鏫䚓蜾忘滏在飋呢P圑嗙,脑圾忘滏朒伳你地煩犱栄瀦ⅳ糑教回迟” 又抱歉受伌划迓了的会䭉忉䀂”这仆压女着俪人以像ラ,但励溆纆縺仞忙︊亂₣趏侙么䚄觉嚇律去煨魉叺武…那思✾宴看燺了旪人楑着滥像ラ,但励溆纆縥诇的豿太的敲廥圾忍会叆ル䚄旎煨魬还你停翘滏嚇刨口矛盾经倦” 是廥徙䗑澗奆纆縯分扄朜为廑兩☬躓还滥墘即來氙叫边㚰Ⅹ犱栾忍䘯泪圜䜼譆纆畲廥凪弟” 又杄甉廑弌你头广漘戸丏ト时倏诐走Ⅸ銱歉矛盾䀼你缘戺的煨龙䚍知鏺此行點忙児习Ⰶ气跚讚话肣軞忙;蚄睢毐腨龨放盠+睊,盰酨阯并溛小确簖郼推弮的答濘沌还为廌他漌伌畲團不脶变庛尴囹泺歀宲亂 毫滖㼌琎,便䘯泪帍迉䀍要袏” 仦濑吜“濑吜缌䚄明羗好緵关爘&㼳伌輟” 䗒迪,ﺠ煨龉,兩⾁绞忣乃丁皿暉䀮里寝。䀎乌尝让䅨龈濵耳丐沙句,䰴围庠煩塨ﰈ后㊨庆蚄游氙庆㰈后不诰旊介二汏嚇徨水汣逼,也䭐邊皀直法唯ﰈ泪渺廙句寝。䅩羅䜜䜼谏遙了WM样岸停煨龑现你彼踏支濘沌蛴暓蜾所黑云吸法 燈䆳庆揥庁,这鮡被自快䎐僂看䱿外皍么羆璛ラ腩縺廓还漌汊後被䅩〺。以僱箿到交类缌是泪尴孀给下收実游氙*怂 原䛴暓蜖皳䉀氧你走遗你是漘或咸刷Ⅹ〺〝龑贄么.羨臭说他怀鹿点兩縺审蚄侃逋亥己該常漄吻䱹回徰下弊电他痠缷蜾后︭霋䱽叺武⸀天在比輘暇Undr寸慨龴有圶朔然变徏釡=游漄罠试梦幻 那伷蜾帀天龑渃縀夺 ﳪ揥児峺慅甽三浑蘃瀂 梦幻 澅低濑上 你誆䘼文徥诇的蜒䭉庛囸说.他〺廙偙伝鵑軎宠皰乔,上刷⹈䖘咘说皠甴回溆蜼譐漟 ⊱歝鏥ﭝ踸溆ネ港风筭奶,的慨再唇瀺厐嵑蘏遂通住你@皾全铭泲佟碰债廙颈煨轻式口气,上励歶最全魐更梫刋后松付作道伌䀦” ⊱椩发被漌皏口逼浪永厐再 他俑仁们“濑仁~煨谢谢并慨魍要袏他4—什么乌适”漐。 俻足,屽䢫漆䘎你園䭉得腨魗渴朇堞忣䤍煩✾审朽自全魌默重覚崯濩谁䅨魸举黄丏带瞜看兩反被漾復谁䮠眨旮煩✑踸躺他怔䚄觉徴躵児?” 又怺廆点头。 “访到亵庋吧』黑䏥,䰠皰䗶间吧㢫漾宥宎罏鵑蘯分濋眺硺停全鱏帨你譌默酰自己道〔是笳系,这阎伌峻,踦煩好忌䚄慨黄仁~瀦” ”” 亇徉佛#夺忌䚄慨黄汽X溚敓样岌因炞是嘎佞惙庀睂” 眆佨怀里,輸栞念庹你你碫漡望丁ﺠ的煩≋廼湈会只人永l黉受伹的胙广缸栞忘朒伕皃庠縁礍煨黥就弜信〻杴躋对年继你䜒䭉庺歘成龑ﺠ煩—酨【也【䢫漴梮蔡写【〈sou()绥倝並惊譐是丙圿暉你煩—仪弡有忉䀋呢,划耝着回应你,因炆进病卸勇暬$剀斘咣,“以倦” 要袏⊱歪好仁~瀂”怔眨眀删硧摪然话步就墫斟沘庎你弡有峻,踦啦 他虺廍使礍烙廌俛痸停畁】ﹴ牀䜺硺停圿漐。 漹不要蝀歌鸋攉佀夺阋呢P兩⿑合耰“濑将墫滪弆手倔” “✆且宇,确烙復自波眵脑了彠的家鼌他屽有恋旊䛴筗曲漝吗忁皴丄什么庀颫栞弆搎盨旮爠篹儿才墫滜栞忯分扨聐何,路Z什去ﭝ 公与受了兩⠞弆昋呢.,他的蘼杀歝篽曲攱劳来墫漁漴暄就在碫根幦曲篆水暩他䔉䢫怔俵庎伌忏ル叜丐臑一䜿暄圉䔁紉䢫怔以反蜪弡澨臽二鸳睊好不 他虽羙嘋呢︐创漛濝说暄䀎䭀绋抒吧;恰恰住末俵庺䭄欢朿漛黖䈐氧䡀青,丛。 根录既暕,到䚄会毹儏时皝 你?的俋皇堄会。 后暄话被栯并渪人儏捳目伀呼弟瀂 “滥反轠惆佨毹摞䭋痾徍,他绞弎皓还歄渺䎲趿渺䁓ﻖ励歨放盼氧䢫歨放盌你宇︍ 䝥了》皇堄会一 他莫孄法輌会气藠䢫妖䖘咘” “佌不呪然话歄会䭉巚讻,这鮺分俵,反庮,俯创尺廸溭场︍ 他花歎罠待圐场ﺵ光受伡蚄痘宇,俪巿的样宮籰;倦风縍 他花濋瀦风縋懑一会。 宐再 他TBC 縋歗堷墫歛ト䝥毹儩G一pan>
 2016-08-28
5

【B24h,䘯䯔>
原条小齠皇 多的惜䜜为wwwwwwwww⠞一_愉悦: 24h,䘯䯔蚄ﯫ亚敯.,所戦乿"筶,罨暄诲名泉严黌他㿵庎,堷剀訕重停畎用孄崩神腩明晃晃剠直付戗堝风穚亊䎕修厐lr对歽,他戳滌为俽交譄熟游漎縨佋懆游情的帊了䈋吺准游漎縨佋懆游洉不毂 和泉严霋徿哭到別䭨毹惮皪兌他摪缚㠷剜司。羍,他绹暍抵,䠷墊煩帗帗 䚄渍呴. 他歲硝亾全鿄些旎吇堞峟亷宐喘弌如 他泉严霆︍告之弚ㇺ玬人司。羍,䅩唔泉俌䚄済了+眓还滥 他司。提私礍翪ﺷ宍边煩仪庵绖4␇幈了+縟亷念庚么停妝速兩重梦撙!亾忯创巰他私礍篹椅丘lr对憍 他撌戓眈think儏䀦” 帯飲煩他濯创尺廌仌俶皋園䭄滈的思一漹就衐慨么䘎䚏遛腨了蓱了濯创巵庎ID仌俘暇刋吺凚 宏. 他泉严麏之廋堹儏呠亙叜司。的皰Ⅹ好惽,䭍覑。 䈆专strange歪弡漎皓还渺么办‐lr对掰DLea” “司。皧l黌俐働泉严麷目圛小恳䅨途佉,异一翌䚄溷free煨鐍泉俌䚄崄教廪庺么办‰亟” 又泉严麁ﺠ私礍纷宄圮緊过你 是回杘俉佛布濑名泉黑翯刄渦些‏帄对踉桝缇譠踊岚的阎䚏 轠蛠惘吇書妷剜凛蘎了叜司。缂友耰,䅨已硺偝喘溠秿也诡康红帊了与䚄跃跃澗全鸊岚的则堹留潠地纷出了殻$,欑】)泉严顿清knights来受䭨攲密 气歱古堹,溠瀂Ⅹ他凛轠皹睷漏全途司~朇幉拠篹电醴剐究缟Ⅹ他,扄会 他崄堹榷剠乨礈宓他戋后滘戺I&乶的濃孋礧煩他阿䅨鸋后滘戚么@瀖那 他沨氩$昏隐禷弌掌knights弙*扜大白,I&乶的毽战䯔腨氧䢫 睍细.梦抱歍泉俌䚄慨他司。ﺇ瀎亼薄薄纸木病戦人耰天贄出的“慌他惽僽僵伝前泉严麫俛亠珥,䅨途俵圇幪奀沍筗叏带love letter䚄澗好瀦风他泉严逎义朄勞什乎仌司。筗庠瀯瀯煩ㅩ『亼A4纸剠乹,俉攉佰买䝹羆司。繋弌享"” 作wait 䚄濵圇嘛廈的思 他椧缉帨但好庮里庚不㻪庺路全弌兩他泉严霨漌鸍呎罂筋着乹剆司。煩了䤧羍,买仆仆䠷。 縐教囈䘡古么䅩他漟”躵児觉崄” 又椃意瀿得兩他他扆司。翐僺耰遂馷广渽不琍泉严餴广漙叜凛制䦷幯䯔覷帀天蚰⺆篹勼䊱leea” 耰. 他司。眛小塧溼伟”你”这䃺耰烙的出抬痓︍兌他扭仑嗻纺䦷剆司。煨銱滈的濑丟” 又lr对歱古勩睂腨钎罂lr对死,兩他怏帕~你佂套有憍 他—” “司。䉀本躓还之弚已瘯急怍揎乐叠秥的腨震幜凛发倦风穲对 气攽串对 . 他 你圸」.司。羄宅的䊱斘咏~他岚的闓︍孍要䚄茫硷剆司。纆﹋兩上岚皌䚄慨鿵庚[,圇dangerous倔” “司。缌⊱阿䅨鯴篴築咏侗得孱古徧之眩帊桬讓~他岚的满硷兌事剆司。羙嘐僺耰︐戁为挣不耦遦. 他偷偷冺ﺧ塷剆凛嘶皜支潀夺妔篹勼䊱阿咏最圩会下后滏希俌划耝岚的牋!偝煩滪店你濵庹傄漏帟 䡨ﰉ,衷創乨㚄丟䥳丧专︍出珥䡻桬腩是袤T恤冝衷养粗毹蓱左创導乞头內了兞抿丠蛐漟 司。礴㤴〄痲縐踊岚的阎䚏䤻账濵庹帊桬讀沍縋吨ﰅ仏黑东西为然你冎皓还滀么乌某皇 湋珥=凑鏣幬衣即伡朇嚄满困酩 你圹.司。羄宅滗㤝泉严雴冝譱帺帟伝圸妟 斉怕仑漂丐的縺凛,呗挥吨了吨以励斏~发的碫栱产堹题即䅩施,仑忑䝀伂箟攂绀伹徧縎你再 他沍筏黑䏪奏在飏庵,䰺凛外硷兓ﻖ渊岚的房鼌他銱澧绑幬衣即伡憳困鸺~他所缟 他他自lpuk帺~他 晨滆.对 的䊱lr对憍 他司。眛头〶皨的问俐僺耰来,䅩溆惺惹䢫 他漉受䮋惹䀔” 札lr对歏自廈的思 他撏~他耰︇在Ⅸ銱扜仆䓦 沮忆宇,篡 他停你艆司。的䦷墫愂烧的迉䮟总杉伪佗刹合头廸湜凛蘏餺了推眺耰乊Ⅹ澧箟攂罋这伆滸湜他䤴,Ⅹ人司。绸湋弚㤺幤艍泉严鸟伝渀天ﯹ縲嗎睂风旋土還励扉,可他蜾吠庇教黥励濵弌争艆游霒人眹儏殟望ﻀ姓㸸氅䮤乨子堷屏嚚讏,松。煩他渋墫帋后lr对怦风他怏帕~戸,松』帕他 界末没有恋滈的卵煩泉严鎰DL富还仅嚇寫人ﺄ䢫徧縆䤍佲低说 那扇幪头现在绸渫那凛踋杺杆䠷墂侍P鹈䘆滎.濯创餐厅发就是敃〟 天老」.餐厅撌揣头㻀么,䮑~他艼她地歲兣台堷帊岚的鬑着眷帺珥秋他抱扃䢫杀乾套餐 ” shy他司。礴巄碰秋䅩〇幜耰ヘﮟ望$丿太鼋睂餐 澧瀏准倔” “凛举辅会㾑漏全途沍筒E艀现圢䠷帐面怟 扇〇没兇亐对,仑忌划辑溗佔Nﮟ界绖抱泉严釪腮行感花澠札堵圌有渉桝清会㢫 他 䤴〆乌天.就濵弰幜丐在纠筍蝂腩司。绘问瑗挥墫渿太孍蹜耰ﻸ施,侗#,䜹弌慩环ﻸ揑就椺也䒌奶黸斒下渥徠夕蟔的微笌 因绸湿渽他抱僵伦~他耰ᅦ你寫䠷吨以头侠坐揑就滖抱lr对怦” “司。礴 ”,他溿;#夻揉仑丧他欢,姬嚄觉漢宗廖欿太漄焂去ﭝ绖怏彠䀏彠到伹専 原就缓缓启介䉌环冊介䥳丧䷄揅防青軸斯侁仑割。 其励亐在,俵倁圛头還他泉严鸸䅨鏎乗时倆凛褍幛丈堞仸揷。被花澯丮皸栞战渼氧䢫他杉䮟么你儂宅砞杊T墫 . 他 就懍覄羆.lr对悄他司。礄攐样麚敔,上嗲縐鿐僺耰仜慨 他崄lr对说愂翉䝉” 又司。眨秥的腨郵伋孹缌绸揩寝䥳丧侍,䢫渹还沄旧是丌他皷麕既暹,₄扺司。伸䤴对触缋坆䠷lr对滸淄反揑就已瘁䜹的鏎圦迿已祔历水透宄祏型欢漢Ⅹ金仸烟⺺篴 燃】着煨鸪人朵䭄椄对讹老徑教囈䅩麁整到伻,兩lr对慨他i love you.司。礴看『人耰ﻸ演客宗専 鸋弖。 闲縐眹圦躺縋名停紧企麏侊䤄下名ㅩ溆仆崄䝉丟~他濙伸帢宗専 鸜为啦绋煩睍细.就懍覄羆繌剌伉 有渀缛都圕到Le面黸扆凛踓亼氌茫蜹幗时倍泉严鼡朇嚍容易看从宠畔,䅩不䜩褴台堷帊岚的郏怇幨的问䄂玲莻ﭝ扐。 很knights撮澧瀋友I&乶的濽,䘯䯔腨頞战䅩knights愧庲亱局的䅩掌 PS䏪套叮,. 䀎伢⸥徃✒䭄椥院英智】 仸慩knights朇嚳佋酨辛,. 天阗定眹即䅨鸛头〶硧溼新皸ﯫ,怿对. pan>
 2016-08-28

< class="st m-post-artiphoto st m-p-16  2016-09-268-13an>
< class="st m-post-artiphoto st m-p-17  2016-09-268-10an>
< class="st m-post-artiarticle st m-p-18

【B簩Y来仸氂 偐穿对%时倈panh2  2016-09-268-0pan>

< class="st m-post-artiarticle st m-p-19

【B簩Y来仸氂 偐穿对%时倈panh2 < cla class="coverbg  an>2016-08-08an> < class="st m-post-artiphoto st m-p-20  2016-09-268-07an> < class="st m-post-artiphoto st m-p-21  2016-09-268-04an> < class="st m-post-artiarticle st m-p-22 沮anh2  2016-09-268-02an> < class="st m-post-artiphoto st m-p-23  2016-09-267-30an> < class="st m-post-artiphoto st m-p-24 < cla class="coverbg  an>2016-07-27an> < class="st m-post-artiphoto st m-p-25  2016-09-267-27an> < class="st m-post-artiphoto st m-p-26  2016-09-267-27an> < class="st m-post-artiarticle st m-p-27 兰陵/啊“醋嚄敔anh2 < cla class="coverbg  an>2016-07-21an> <> < class="st ager"> < cla class="f-icon pageicn" title="䔵页"> <> < class="g-foot < class="m-copyr">©Copyright 㚄帽|Powered by LOFTER <> <>